第3届文化旅游节专题 entitle

诚信为本 服务至上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图片1
第3届文化旅游节专题Overview for aode

第三届中国向日葵文化旅游节“向日葵”主题征文大赛三等奖获奖作品 《向日葵的风骨》

时间:2015-06-14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向日葵的风骨 林文钦 就这样潇潇洒洒地绽放,绽放着青春,绽放着生命的激情。少年的我,在诗歌中表达着对大地的热爱,对铺展在大地上的那一片耀眼的金黄色情有独钟。 在我眼中

向日葵的风骨
林文钦
                              
  “就这样潇潇洒洒地绽放,绽放着青春,绽放着生命的激情”。少年的我,在诗歌中表达着对大地的热爱,对铺展在大地上的那一片耀眼的金黄色情有独钟。
  在我眼中,那一片绵延在大地上的金黄色可以是蓬蓬勃勃的油菜花,也可以是一地永远面朝阳光的向日葵。这样的景色曾无数次出现在我思念故乡的梦里。很多次当我从梦中醒来时,再去回味和重温梦中的这一片耀眼的金黄时,我几乎就无法找到我究竟是从哪里看到过这样一片一直绵延到天边的金黄色。
  说来,我更喜欢向日葵那恢宏的气势。它们就像油菜花一样,大片大片地漫山遍野,说铺天盖地也毫不夸张。但比起油菜花来,向日葵更生机勃勃,更粗犷豪放,甚至觉得它们有点像秦始皇的兵马俑。也是那样排起方阵,一队队立着一动不动,威武雄壮器宇轩昂。相比之下,摄影家镜头中展现的成片油菜花,那梯田似地金黄,柔柔的,弱弱的,怎比得这栉风沐雨黄灿灿坚挺的向日葵风骨?
     我的故乡在闽东的山地,在这片宁静而温暖的土地上,生长着稻米和花生,也绽放着野性四射的向日葵。于是,我想起了梵高的外国油画家,他的一生钟情于向日葵吗,在他的笔下有五月鲜活靓丽的正在生长着的向日葵,还有八月籽粒饱满的已近成熟的向日葵,也有挂满初冬的严霜正在走向死亡的向日葵,梵高使这种贫贱的作物荣登大雅之堂,在梵高热的数年间里,有一些公爵有一些贵族在他们曾经种满郁金香小叶玫瑰的后花园里栽满了高秧和矮秧的向日葵,一些富有学养的贵妇人还将向日葵挂在她们富丽堂皇的卧室里。
  当我站在这无边的向日葵世界时,向日葵们正开出一朵朵金黄的花儿,对着太阳笑。我分明听到了它们的笑声--那种亲切而又潇洒、撩拨得人心酥酥痒痒的“沙沙”声。呵,有哪一种植物能够像它们这样轰轰烈烈地开放呢?花朵是如此之大,如此之浑圆,如此之丰满,色彩是如此金黄和耀眼。于是鸟雀啾啾鸣叫着来去,河水哗哗舞蹈着前行,一切都是如此欢欣如此诱人。
     然而,山地中的雨说来就来了。刚刚还是蓝蓝如湖泊静静若处子的天空,不过就有几朵棉絮般白云的点缀,不经意间便成了阴暗而漆黑的世界,抬头看去,已是阴云的牢笼--这些乌云是什么时候来的?
     先是一阵狂风嚣张地扑来,卷起满地沙尘。向日葵们瘦骨嶙峋的身躯便随了风刃而倾斜,我看见它们手拉手站成偌大的方阵,听见它们发出沙啷啷的声响。此时,鸟雀们已在枝梢间发抖,野花野草们惊惊颤颤地发出低低的啜泣,白杨树睁着无数惶恐的眼睛。
     啪!啪啪!铜钱大的雨点狠狠地砸下来,尘土间便扑起沾满腥气的躁热。眨眼间,雨如盆倾,山地中一片烟雨迷蒙,糜谷们在暴雨的摧残下划开一条条口子。
     向日葵们手拉手集成方阵,在迷蒙的烟雨中岿然挺立。
     雨说停便停了,山地上的天空如此地让人捉摸不透。依然是不经意间,红红的日头便又别在了天空的襟子上面,而此时的天空已是蓝蓝如湖泊静静若处子。
     我看见向日葵们对着太阳扬起金色的面庞,它们的身肢更加嫩绿和舒展,它们的体态更加端庄和潇洒。我分明嗅到了它们散发出的香气,听到了它们亲切的笑声。我于是在激动中,对这些植物界的英雄们油然而生出无限的敬意。
 我就想,凡高的名画《向日葵》价格之所以居高不下,怕并不仅仅缘于凡高的绘画技巧,更不会是画商们炒作的结果。
  梵高的油画有许多都取材于向日葵,他正是深刻理解了向日葵金子般的心和忠贞不渝的风骨。其实人和植物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为了生存,必须沐风栉雨,苦熬春夏,如果能像向日葵那样把根紧紧扎在大地,有一个稳固的根基,挺起笔直的腰杆,不畏风风雨雨,展开碧绿的叶片,吸收多种养分,那么,就能茁壮成长,开出金色的花朵,结出饱满的果实。“最怜一点丹心在,不为斜阳影变移”,向日葵的精神是顽强的,向日葵的骨气是高傲的,追求太阳,矢志不移。有了这样一种精神,就能与太阳同在。
  相信,久居闹市的人们,你我他都有着一样的向日葵情结,像梵高般痴迷。向日葵在山地中生长,我们在大地上生长。
  向日葵的生命仅是一个春秋,其间,它们要经历春的耕耘夏的灌溉,需要抵御风刀霜剑以及旱涝洪雹等各种灾难的攻击,而对于它们来讲,成熟就意味着苍老,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它们却似乎对结局并没有做太多的考虑,它们只是奋力地生长,热烈地开放,头颅朝向太阳,身躯躬向大地,英勇而又潇洒地绘制着生命的亮色。
  在葵花的光芒辉映中,世界是一团永恒的活火,生命是一抹永不消失的光亮。人间有如阳光般温暖,有着花香与青草淡淡的清新。而思想就应如那跳跃的音符,勇于歌唱,奉献,与反抗。所以,与其在时光中磋砣人生,不如找准自己终生的目标,如向日葵般,坚定执着;与其在选择中优柔寡断,不如拥有自己毕生的信仰,如向日葵般,终生向阳;与其在等待中僵化灭亡,不如爆发自己火一般的激情与热烈,如向日葵般,灿烂得耀眼。
  当我行走在云南,看到了向日葵也是无处不在。它绣在金花的头盖上,镶在胖金妹的背囊里和阿诗玛的袖子上。在云南的那些时日,花街里,商店里,向日葵的影子就这样不断在眼前闪现。当我看到《昆明大观楼诗画卷》时,惊喜地发现,在“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的诗句里,也有向日葵的身影在晃动,那明晃晃的向日葵和金秋飘香的稻田,峰峦叠翠的远山展露着一种丰盈的喜悦。正是因为这些向日葵的黄,使得边疆的民族激发了发展的热情,勃发出金子一样的光明和希望。这就是我的目光长久看着这大片耀眼的黄色,看着这一片向日葵的金黄,并内心激动的原因所在。
  正是初秋,我的神思也返回到闽东的山地。一望见那绚烂的向日葵,就想起阳光,晚夏初秋的阳光。那淡淡的远山,有浓浓的稻秸般的几间房舍和瓜菜棚庵,点缀在秋野的阳光里。那有小狗吠叫,有小鸡扑动的草垛茅屋旁,总有几株高高的向日葵俯仰摇晃。即是种杆植晚点的向日葵,在渐凉的秋天里,也不觉凄惶,决不顾盼彷徨。真是的,虽在清秋,虽长在空空荡荡贫瘠荒凉的野地,向日葵仍给人以向往。它每日里无时无刻都在追寻着一个光明而热切的方向,即使晦暗阴郁的时日,它也依然如故,不停地扬起孤清姣美的面庞,探求着那个光明的所在。这是一种内在的力量,是一种韧性和意志,是一种信仰和信念。秋天的阳光是金色的,可秋天的霏霏淫雨却是沉郁的,能在阴雨天气里自觉心往和追求太阳,追求光明,这正是向日葵的珍贵品质哪。
  想来,在这个现实功利的物欲时代,我们更需要像向日葵一样的精神与信念,来渲染自己那已蒙尘多年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