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届文化旅游节专题 entitle

诚信为本 服务至上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图片1
第3届文化旅游节专题Overview for aode

第三届中国向日葵文化旅游节“向日葵”主题征文大赛二等奖获奖作品 《戈壁滩上向日葵》

时间:2015-06-14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戈壁滩上向日葵 钟志红 一 肆虐的沙尘暴,把我们锁在屋里已三天了。 烛光下,我们就着葵花籽下酒,一瓶奎屯酒很快见了底。我把水倒入酒瓶,这样还能转上几圈,以此打发难熬的时

戈壁滩上向日葵
钟志红
 
 
    肆虐的沙尘暴,把我们锁在屋里已三天了。
 
    烛光下,我们就着葵花籽下酒,一瓶“奎屯”酒很快见了底。我把水倒入酒瓶,这样还能转上几圈,以此打发难熬的时光……
 
    年前,我来到新疆打工。在“平沙莽莽黄入天”的戈壁滩上,我们四人负责这里的植树工作:头儿河南、年岁小的云南、年岁大的新疆。他们称我四川——大伙都按个人籍贯相逢称,略去了姓名的繁琐。
 
    看着五米高的树干,便知道河南在这里工作的年头,它们是河南第一年种下的树。两年后,这片沙地能够种植向日葵了,于是不仅多了一份美味食品,更增添了一道风景。
 
 
  
    凌晨,只要屋后的那一排向日葵静静伫立,便是天气不坏的兆头,也是我们盼望供给车送来水、粮食和肉食的日子。
 
    新梅每月随车到来一次。新梅给我们发月薪,兼顾着听取河南的工作进程,然后回去跟老板汇报。这是一个月里唯一能见到女人的日子,说是节日也不为过。由于路途遥远、气候无常,新梅吃了午饭就会返回。在前后只有一两个钟点的时间里,她恩赐给我们的喜悦,可是再多的薪水也无法替代的。
 
    我欣赏新梅嗑葵花籽的模样。换句话说,葵花籽成为我们殷勤的唯一礼品。
 
    有家有老公的新梅,身材颀长,但肤色黝黑粗糙。戈壁滩上的风吹日晒,女人想漂亮并非易事。只是,没谁能否认,向日葵映衬下的女人,依然表露出几分楚楚动人,让人手足无措。
 
    河南在屋里单独给她汇报工作情况时,总能引起我们的关注,他的特权让人羡慕,能够近距离看女人,这也成了河南酒桌上津津乐道的资本。
 
    为了多留新梅一些时间,我们暗地在菜品中多放点盐,她便会高频率地讨要水喝。偶尔,当新梅数落味重时,人人皆以“你吃葵花籽多了”为托词。喝多了水如厕也成为一个不小的问题,要知道戈壁滩就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且走出我们的地界,要找到一片绿叶,几成奢望。这样,屋后的那一排排向日葵,是她天然的方便之地,成为她“不舍离去”的理由。
  
 
    每天不是风沙满怀豪情,就是太阳不嫌劳累。在佳肴美味飘来都成了馊味的戈壁滩上,也只有男人才出现的地方,这里的雨水的确没有男人心里的泪水多。
 
    新梅那天走后,我心里不知何故地难过,眷恋还是失落,一时也分不清楚。眼前一直有她的影子在向日葵中游弋,我索性斟起“奎屯”直到夜深。
 
    河南抢过酒瓶呷了一大口,然后牢骚道:“坐一趟市区里的班车,看见的女人也比这里一年见的女人多!”然后又指着墙上海报里的女人、枕边杂志的封面女人,逐个开骂。我心烦意乱,迸出一句:“你该多喝些酒,直到胃出血。住在医院多好,医生里有女的,护士可全是清一色的漂亮姑娘!”
  
    屋外,偶尔划过一声孤狼的嗥声,皓月当空,多情地从窗口钻了进来。烛光下,河南再喝得多,也还能摆上一副练功的坐姿,继续盯着平面美女垂涎欲滴;云南拉开了嗓音,开始吼起家乡里不知哪个民族的小调,歌词是他到了新疆后自己杜撰的,我大概记得有一段大意是说,傍晚时分,小伙来到姑娘的窗外装扮孤狼,嗥声里尽是些“想你”,被唬住的姑娘只好去村口幽会……
 
    云南不唱了,他唱不下去了。我发现烛光在他眼眶里有了折射的光泽,如果让我说出口的话,那一定是泪水的作祟。
 
    那夜,我梦到了在向日葵地里的新梅,她的笑凝固在花盘上——活脱的一株向日葵!
 
 
    8个月过去了。离开新疆最后一次见到新梅时,我在采撷葵花籽。那几天,我不知道她会在哪一天到来,所以一直都在靠近车行道上的地方劳作,想单独与她说一会儿话。
 
    她来的时候,离午饭的时间还早,当时戈壁上刮起三四级的风,远远地看着她朝我这儿走来,风撩起她的衣襟和长发,也摇曳着向日葵杆。
 
    她远远地招呼我:“四川,他们都回去了,你还没干完呀!”我吱唔着,从葵花的缝隙中偷窥她。
 
    “你来这也该有小半年了吧?嗯。你孩子有多大了?读初中了。男孩女孩?女孩。女孩好呀,不像我们家的儿子,成天陶气陶死了——快给我一些葵花子,饿死了!”她的话比葵花籽还多。
 
    就这样,她一边吐着瓜子壳,一边絮叨。她说,她看得出我的文化比他们高,有涵养一些。我说,我也没读过多少书,不然今天也不会呆在这个鬼地方。说着  说着,新梅扭着头问:“你媳妇一定很漂亮吧,四川有山有水的,山水育人,你咋不带她一起来呢?”她也觉得这样问多少有些问题,忙补充道:“也是哈,这戈壁上,就是女人愿意,你也不忍心她三天就成徐娘半老哈!”我不知为什么脱口而出:“我们家乡没有向日葵……”对此话,新梅的回应是,不停的笑声。
 
    这一天,司机一直在修车,新梅也只好第一次留下吃晚饭。新梅当然知道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因为工资都给结算清楚了。云南炒了三盘子的肉菜,是我在新疆吃到最多的一次,新梅也喝了不少的酒。
 
    看得出来,新梅虽然有些醉意但酒量不低,当他们都喝得睡的睡、唱的唱时,我俩嫌闷,索性抓上一把葵花籽,坐在外面又碰了满满的一杯酒。她说,她想送我一件能储存纪念的礼物,但不知什么最有代表性。我答,就把你嗑瓜子的相片送一张做留恋。她满口应允:“没有相机,我就给你画一张吧!”
 
 
    妻看到新梅的自画像,她问了一句:“新梅作画时,就没说些什么吗?”
 
   “她说了,说戈壁滩能有向日葵的美丽,是我们这些男人们‘画’出来的!”